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自己的
  • <strong><font color='FF3E96'>给你穿上一件红背心</font></strong>

    给你穿上一件红背心

    在某警官学院,一个月圆的浪漫夜晚,未来的警长和警花在月光下散步。他们都很年轻,是来接受培训的,认识了,再也不愿意分开。可是过几天他们就必须回到各自原来的单位了,也许很难见一次面。这个夜晚,当然出来走走。慢慢走到河边,他们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黑黑的河水,黑黑的树丛,黑黑的天,就连月亮也那么发暗。几缕乌云冷冷地浮游着。经过多少场面的他们怎么会害怕?不过两人还是越靠越紧了。起了一阵凉风,树叶也沙沙叫了起来。于是他们走到一个小柴房后,躲着风,说些悄悄话。两人正说得动情,柴房木板墙上的裂缝中传来一个尖尖的........

  • 修图惊魂

    修图惊魂

    王梦琪最喜欢的就是在朋友圈里晒自己的照片,不管是去吃东西,还是去哪儿玩,总会拿着手机一顿狂拍,然后选一张最满意的发到网上。当然,为了让自己的样子更加漂亮,王梦琪还会用修图软件对照片进行一些美化。比如消除脸上不好看的痘痘,或者让自己的皮肤再白嫩一点儿。总之怎么好看怎么修,如果背景不好看,王梦琪还会用马赛克把四周遮挡起来。不过,王梦琪却因为修图的事情和闺蜜闹过不愉快。那天,她和闺蜜兴高采烈地一起去餐厅吃饭,坐下之后两人自然少不了对着手机自拍合影。拍完照,王梦琪选了一张称心如意的照片修了修,就发在了朋........

  • <font color='1414FF'>亡妻阴魂报仇</font>

    亡妻阴魂报仇

    相传,清朝年间凤凰城里一贡士到京城里参加殿试,此届殿试与往年一样在天安门保和殿内进行。殿试那天的保和殿内外非同寻常,里三层外三层均设立岗哨,可谓针扎不透,滴水不漏。清晨,通天大锣响过,贡士完成“神来鬼到”的通天呐喊,然后手持笔砚走进殿内专门设立的“小单间”,即为每个人设立的单独考场。坐定,看过题目,然后立即毫不含糊地答起卷来。考题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暗暗得意的他很快就完成一大半。然而答卷即将结束之时,冥冥之中的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去世不久的........

  • <font color='14FF1C'>跟着回家的女鬼</font>

    跟着回家的女鬼

    小强最近新买了一辆摩托车,他很早就想买一辆,有了摩托车以后,自己去什么地方都要方便很多。小强身上买不起汽车,能够买一辆摩托车,自己已经很开心了,他开着摩托车出去炫耀了一圈。虽然没有谁称赞他,他自己觉得很满意,这是自己买的第一辆车。小强有了车以后,就喜欢到处玩。以前没有错的时候,晚上都不太清晰,自己要看着公交车的最后一班。如果错过了公交车,自己就要打车回去,打车的费用不低,小强觉得有些心痛。于是每次跟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他都是掐着最后一辆公交车的时间离开,大家都笑话他,让他赶快买一辆车,就能够尽兴的........

  • 枯井里面的女鬼声

    枯井里面的女鬼声

    叶家村是四川的一个小山村,这个村由于远离城市,所以比较原始,村子里的人都比较和善,村子里的人都比较信神,所以修了一座庙专门用来拜祭神仙,村子里的人叫这个庙叫做祖庙。祖庙位于村子的东边,占地不是很大,只不过由于随着时间的飞逝,所以祖庙显得比较古老而又充满神圣。叶家村的人在每月初一都会去拜祭祖庙同时献上祭品。 而在村子的西边却有两口大井,村子里的水都来自这里,但是为什么有两口呢?听村子里的人说很久以前那里只有一口井,并没有第二口井。最后我找到老村长询问起来,开始老村长不肯说出来,但是看我一直追问,于........

  • 我的肉不见了

    我的肉不见了

    我的肉不见了晚上,苏寒急匆匆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经过体育馆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苏寒只是看了看,脚下并没有停。这时,那个人突然叫住了他。“同学,帮帮我吧,帮我找一找。”“好的,可以。不过你在找什么?”“肉,我的肉不见了。”“什么?”苏寒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那个人突然爬到他的面前,跪在那儿,撕开了身上肥肥大大的衣服。苏寒看见了那个人的身体。只见,那人的衣服下赫然只有........

  • <font color='1414FF'>治病人血馒头</font>

    治病人血馒头

    王磊病了,病的还不轻。他得了肺痨。王磊躺在病床上,忧郁的看着窗外的蓝天。今天阳光很好,和煦的阳光洒在王磊身上,却暖不了他的内心。王磊阴沉的扫视着病房,空荡荡的,惨白的病房里只剩下他跟一个老头,一个来看望他俩的人都没有。王磊阴沉沉的拿起了一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冰凉刺骨。那些曾经说好要一辈子走下去的兄弟一听王磊得了这病,一个来看望的都没有。“大家都很怕死吧?呵呵,什么狗屁兄弟!在冰冷的现实面前,都她妈 的是狗 屎!”王磊拿起了手机,熟练的翻到了那条看了无数遍的短信:&ldqu........

  • 校园里的诅咒禁言

    校园里的诅咒禁言

    路煞董边恒与室友钱翔出了寝室,一起去上课,进入公寓电梯时遇到了一个同学。董边恒习惯性地打了招呼:“哎,你一个人吗?”同学脸上本来挂着客套的微笑,一听这话,立刻拉下脸来。董边恒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一时间哑然无措。钱翔干咳了两声,直到那个人走远,才对董边恒说:“你怎么问人家那个问题,难道你不知道那句话是咱们学校的禁言吗?”“哪句话?你一个……”董边恒话未说完,就被捂住了嘴。钱翔使劲儿地点了点头,说道:........

  • 无头鬼开车

    无头鬼开车

    小张又被自己的老婆赶出了家门,因为他喝醉了。小张经常喜欢和一些朋友一些聚会,小张也喜欢喝酒,每次喝酒的时候,他的老婆小丽就非常的生气,小丽特别的讨厌小张喝酒。她讨厌喝醉酒的男人,喝醉酒的男人特别的讨厌,他们总是像是神经病一样,大喊大叫。小丽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人,她不喜欢男人像是疯子一样的在家里大喊大叫的。她觉得这样的男人特别的没有品。一个人的人品好不好就要看他的酒品好不好。一个人的酒品好不好,就要看这个人喝醉酒以后是什么样子的。小张就是一个非常没有酒品的人,他喝醉了以后,就会变成一个十足的疯子。........

  • <font color='D716F5'>租房里的午夜幽魂</font>

    租房里的午夜幽魂

    一由于工作的调整,我被派到Q市,来接替那里原经理的职位。初来Q市,一切既陌生又新鲜。为了解决我的生活问题,公司特意在职工宿舍给我腾出一个套间,供我居住。那里的环境虽然很好,却离我的办公室很远,为了工作上的便利,我放弃了公司安排的公寓,在办公室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这是一套将近八十平米的楼房。一楼,楼内有两间卧室,一间方厅,一个厨房,一间洗浴室,一个卫生间,一个饭厅。整个房屋经过精心的装修,方厅、饭厅和卧室铺的是实木地板,厨房和洗浴间是大理石地面。方厅的三面墙壁上都镶嵌着两米高、通墙长的大镜子,使方厅........

  • <font color='D716F5'>不足半尺的人偶</font>

    不足半尺的人偶

    在这个四处都是战火的年代,填饱肚子是多么艰难而幸福的事情,而阿花阿草两姐妹却坚强地生存了下来,虽然一副面黄肌瘦的凄惨模样。其实战争对这个偏远小镇的影响并不很大,或者说对于有钱人的影响并不大,他们早早就囤积好了过冬的粮食,如今只算是少了些新鲜蔬菜吃罢了。可对于穷苦家庭来说,米面的价格不断飞涨,简直就是在把他们往绝路上逼!于是,卖儿卖女换银子,再拿那微不足道的银两换取能够填饱肚子的粮食。阿花阿草无疑是幸运的,她们早早地死了爹娘,如今也不必担心谁会将她们卖掉。可粮食终究是要买的,从哪里弄银子呢?阿花是........

  • 长篇鬼故事之姐妹情深

    长篇鬼故事之姐妹情深

    一“以爱之名”——F城水灾募捐晚会。“看得出你们学校很有心思。”刘先生笑。胖主任点头,“我们师生都致力慈善,也希望刘先生你能在这里顺利找到广告代言人。”刘先生点头,仔细打量大厅里谈笑的男孩女孩。片刻后他的视线停在人群正中,那里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几个女孩子。“之琼,主任旁边的人是谁啊,他怎么一直往这边看。”大厅中央的圈子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问。“不知道,也许是新来的老........

  • 别忘了蜘蛛就在水里

    别忘了蜘蛛就在水里

    液化人夜,不打一声招呼就来了,漆黑的夜空中时不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大地。因为下大雨的缘故,305寝室的三个人去逛夜市的计划临时取消,只好待在寝室里打魔兽。咣当——门突然被打开,而后又被用力地关上,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进来的是室友常天。此时此刻,常天正紧紧靠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似乎门外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怎么了?被雨浇傻了?”李间看着浑身被雨浇透的常天打趣道。“它就在雨里!它就在雨里!”常天眼神呆滞地呢喃着........

  • <font color='14FF1C'>荒山里的恐怖晚宴</font>

    荒山里的恐怖晚宴

    引子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的香气,有糖粉与酒精配合下的新鲜水果在文火慢煮中筋骨疲软之后的甜香;有混合了奶油的面团在炉火烘烤下逐渐膨胀直至酥皮后迸发的暖香;有各种肉类在平底锅里“吱吱”煎透了的浓香;更多的是令人一闻之下心生好奇又倍感痴迷的无法形容的香味。它永远似有似无地萦绕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山里,有时嗅得久了甚至说........

  • 红色的嫁衣

    红色的嫁衣

    壹喜乐总是一相情愿地认为在她和艾成风之间存在着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只是一相情愿。喜乐也不叫喜乐,那是她给自己取的名字,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包括她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看艾成风,是在他的车里,那时他刚刚参加完一场葬礼,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肃穆,他没看见喜乐,虽然她就坐在他的右手边。喜乐企图碰一碰他提醒自己的存在,但是为了不吓到他,还是算了。有好几次艾成风都主动看向右边,可他还是没有看见喜乐,他看不见她。事后喜乐才明白艾成风不过是在看路况,而不是自己。那一程喜乐始终很乖,不去打扰艾成风,也觉得不该打扰,毕竟........

  • <font color='120801'>《吞蚀游戏》与鬼标本</font>

    《吞蚀游戏》与鬼标本

    你的外卖到了“你好,4013室的外卖到了,请朱元同学签收。”午夜子时,伴着一阵“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一个甜美女孩的声音。长长的宿舍走廊黑黢黢、空荡荡的,有生冷的风从两边吹来,像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狭窄小巷。送外卖的女孩站在4013室的门外,从门上的小窗望去,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亮透出来。“搞什么啊,半夜订外卖又不出来拿,真无聊。”女孩嘟囔一句,对门狠狠地踹了一脚,很不高兴。在寂静无声的夜晚,踹门声空落落地响起。&ldquo........

  • 午夜的蔷薇花

    午夜的蔷薇花

    沈菲菲今年才28岁,但她已经是一家大型商场的副总经理了。在别人眼里,她是事业有成的职场女精英,人人都羡慕她年纪轻轻就这么有作为。但很少有人知道,她至今仍是单身贵族。对于结婚,沈菲菲并没什么兴趣,她就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她不想做给男人生孩子的工具,只喜欢在职场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父母多次劝她放下架子,找个好男人赶紧结婚生子。但沈菲菲却把他们的话都当做了耳旁风。她喜欢单身,喜欢无忧无虑地活着。就算成为剩女也毫不在乎。今年夏天,沈菲菲从父母家搬了出来,在城郊买了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价格不贵,只花........

  • <font color='120801'>午夜的女人哭声</font>

    午夜的女人哭声

    王二愣是个拉煤的司机,每天都要翻一座山,还要经过五里坡。近来常听一块拉煤的司机们说,夜里经过五里坡的时候老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好多司机们晚上都不出车了。王二愣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大家都这么叫惯了,真正的名字到没人知道,反正这个名字也符合他的性格。他不信邪,坚持每天晚上出车,还从没有听见什么哭声。他总是说:山沟风大,又到了冬天,刮风像吹哨子,那是你们胆子小。可今天晚上,他把车开到五里坡已经晚上10点多了,好像听见女人的哭声。二愣心想,马上就要到山顶了,这里白天也很少有行路的,更没有发现村庄院落........

  • 右眼是鬼眼

    右眼是鬼眼

    小雅五岁的时候,爸爸开车带着小雅和她妈妈一起去郊外游玩。可是在回来的路上,小雅爸爸的车子失灵了,结果出了车祸。小雅的爸爸妈妈都死了,只有小雅幸运的存活了下来。可是小雅的右眼却因此失明了,还在额头上留下了一道丑陋的伤疤。小雅的爸爸出了车祸之后,小雅的爷爷奶奶觉得小雅是个不幸的人,于是就把小雅丢给了小雅的外婆。小雅的外婆是在我们这一代是有名的神婆,小雅的外婆看到了受伤后的小雅,只嘟喃了一句小雅无法听得懂的:是祸不是福啊。原来小雅爸爸出车祸的时候,是小雅的妈妈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小雅,要不然小雅存........

  • <font color='FF6E0D'>不能怀孕的媳妇</font>

    不能怀孕的媳妇

    彤和小周结婚已经好几年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但是有一点美中不足的是,晓彤一直以来都没有怀孕,他们在一起已经很长时间了。晓彤从来没有回来过一次,小周的妈妈不仅非常想抱孙子,但是,媳妇一直都不能怀孕,她对此耿耿于怀。婆婆很不喜欢晓彤,因为她不能给周家延续香火,不能给自己生一个大胖的孙子。在老一辈人的眼睛里面,晓彤就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婆婆时常给她脸色看,晓彤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她也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而感到伤心。小周倒是经常安慰自己的妻子,他时常说到,“没有关系,我们现在没有孩子,........

  • 10号实验楼

    10号实验楼

    现在是深夜12点。北港高中的302男生宿舍却是一人未眠。宿舍的三个男生正在小声的说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很小,但是从他们几个慌张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他们正在商量着的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时候来装怂,刚才玩的时候你也不是这个鬼样子吗?”一个身材魁梧,个子颇高的男生说道。“王浩,你怎么能这样,玩的时候你要是告诉我赌注是这个,打死我也不会同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10年前那间屋子的事”。乔桥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特么快去,别跟我在这磨叽,你不就是怕吗?我........

  • <strong><font color='FF3E96'>梦中的睡莲</font></strong>

    梦中的睡莲

    九月江南花事休,芙蓉婉转在中州。美人笑隔盈盈水,落日还生渺渺愁。露洗玉盘金殿冷,风吹罗带锦城秋。相看未用伤迟暮,别有池塘一片幽。——题记1.他是我梦中的睡莲我结婚一年了,可是我总是忘不掉自己的前男友,是的,我忘记不了他,他似乎是生长在了我的记忆里面。我总是在自己的梦中看到他,手里捧着一朵睡莲,问我好不好看。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植物,开在池塘里面,开出别有的一片幽来,印证着古人的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喜欢睡莲,是因为我希望........

  • 被遗忘的枕边人

    被遗忘的枕边人

    苏儿今晚已经第三次从梦中惊醒。先是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确定只有自己一个人以后,这才慢悠悠地打开床头灯,神色晦暗地挪到了另一个枕头上。双人床,两个枕头,如今却只剩下她一个人。每每看到这些,苏儿总也忍不住眼泪,非要大哭一场才能暂时压抑住内心的悲伤。至少不能让自己回到三个月前的颓废模样,每天除了哭泣就是拿刀子在腿上刻画,好像只有这样才算没有辜负阿山的真心。苏儿当然知道这是心理问题,可是她宁愿当初没有治疗。毕竟那些疯疯癫癫的日子里,她最爱的阿山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自己的梦境,偶尔还会给她一个拥抱。可大量的抗........

  • <font color='14FF1C'>假发里有一个寄生灵</font>

    假发里有一个寄生灵

    自从失去了那头乌油油的及腰长发以后,小美总觉得自己像个怪物,时时刻刻被周围人们当做奇珍异兽参观的怪物。就像现在,她明明已经用围巾将光秃秃的头包裹住,明明已经穿了颜色最暗淡的大衣,明明已经走到了路灯照不到的角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带着奇怪的眼光看过来!所谓当局者迷说的就是她吧,大夏天的谁会像她一般将自己紧紧包裹,还时不时地停下脚步往四周张望,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惹人瞩目似的。按说头发没了总还会长出来,倒不至于如此癫狂。可惜的是,无论小美如何哀求医生,得到的答案总是:对不起,由于疾病原因,毛囊已经无法........

  • <font color='FF3E96'>诡异绿蛇</font>

    诡异绿蛇

    雨,在森林中狰狞的下着,狂风在树与树之间呼啸,那些枯而老的大树,挥舞着自己的树枝,宛如冰冷的死神拿着自己那黑色的镰刀。一个小黑影在森林中一瘸一怪的走着,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视线一点点变的模糊,那个小小的身影,闭上了她的双眼。再次醒来时,静初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床上,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不是晕倒在了那个恐怖的树林了吗?怎麽会在这里?对了,自己晕倒之前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的腰身,静初努力的想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却是怎麽也想不起来了。“姑娘,你醒了?”身边传来........

 55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92句子网

https://www.92129.net/

| QQ:1382203

Powered By 92句子网 滇ICP备2020008025号-1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广大网友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