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看着
  • QQ在线的同学们

    QQ在线的同学们

    大东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躺了好多天。看着爸妈沧桑却布满笑容的脸庞,大东由衷的庆幸自己还活着。这场地震来的毫无预兆,仿佛顷刻间,整个世界都被扭曲。当时他正跟同学们一起上着课呢,还偷偷摸摸塞给了同桌一张小纸条,还没等同桌写好纸条传回来,砖头和水泥块就跟下雪一样掉了下来。也不知道同学们都咋样了?有没有受伤,严不严重?大东心里想着。虽然爸妈告诉他,其他人都好着呢,不用想太多。可大东心里总是不踏实,等他康复了一些,马上迫不及待的要过了自己的手机,登上好几天没登录的QQ。看着班级群里一个个亮着的头像,........

  • <font color='D716F5'>怪异的小偷事件</font>

    怪异的小偷事件

    去派出所办新身份证,闲聊中,听民警讲了一件很神奇和费解的事.事情是这样的:+小区一个老太婆去世了,是个孤寡老人,没什么亲戚.去世后,她的遗产也没有人继承.传说,这老太婆曾经很有钱.这个消息当然也传到了坏人的耳朵,于是一庄离奇的盗窃案出来了.李某,无业,整日游手好闲,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听到这事,可把他乐坏了.对他来说,这是送上门的财富.在老太太死后不到一个星期,李某就开始行动了.一天深夜,趁着没人,撬开门钻进去,为了盗窃东西,他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包.进屋后,他拧亮手电筒,慢慢的折腾开了,反正这屋........

  • <font color='1414FF'>治病人血馒头</font>

    治病人血馒头

    王磊病了,病的还不轻。他得了肺痨。王磊躺在病床上,忧郁的看着窗外的蓝天。今天阳光很好,和煦的阳光洒在王磊身上,却暖不了他的内心。王磊阴沉的扫视着病房,空荡荡的,惨白的病房里只剩下他跟一个老头,一个来看望他俩的人都没有。王磊阴沉沉的拿起了一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冰凉刺骨。那些曾经说好要一辈子走下去的兄弟一听王磊得了这病,一个来看望的都没有。“大家都很怕死吧?呵呵,什么狗屁兄弟!在冰冷的现实面前,都她妈 的是狗 屎!”王磊拿起了手机,熟练的翻到了那条看了无数遍的短信:&ldqu........

  • 长篇鬼故事之姐妹情深

    长篇鬼故事之姐妹情深

    一“以爱之名”——F城水灾募捐晚会。“看得出你们学校很有心思。”刘先生笑。胖主任点头,“我们师生都致力慈善,也希望刘先生你能在这里顺利找到广告代言人。”刘先生点头,仔细打量大厅里谈笑的男孩女孩。片刻后他的视线停在人群正中,那里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几个女孩子。“之琼,主任旁边的人是谁啊,他怎么一直往这边看。”大厅中央的圈子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问。“不知道,也许是新来的老........

  • <font color='14FF1C'>荒山里的恐怖晚宴</font>

    荒山里的恐怖晚宴

    引子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的香气,有糖粉与酒精配合下的新鲜水果在文火慢煮中筋骨疲软之后的甜香;有混合了奶油的面团在炉火烘烤下逐渐膨胀直至酥皮后迸发的暖香;有各种肉类在平底锅里“吱吱”煎透了的浓香;更多的是令人一闻之下心生好奇又倍感痴迷的无法形容的香味。它永远似有似无地萦绕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山里,有时嗅得久了甚至说........

  • <strong>生控灯</strong>

    生控灯

    奇怪的室友午夜,我蹑手蹑脚地推开宿舍的大门,在小心翼翼地走过了宿管的窗户后,立马一个闪身向楼梯跑去。站在楼梯上,我揉了揉自己困乏的双眼,在网吧奋斗了大半夜,我迫切地想回到寝室睡上一觉。随着我走路所发出的轻微声响,楼道中的灯也随之亮了起来。我看着头顶的灯光,不得不赞叹声控灯的好处。就在我站在楼梯口处准备回到自己寝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快走!”我立马反应过来,这是同寝室杨明的声音,不过这大半夜他干什么呢?我顺墙边向寝室看去,却发现寝室那边的灯光没有因为杨........

  • <strong><font color='14FF1C'>校园鬼故事之畸形者</font></strong>

    校园鬼故事之畸形者

    1.不能碰的海报亚良邀请我去他的宿舍做客的时候,我很惊讶。虽然他救了我一命,但我们实际上只见过一面,相处还不到一个小时。不过,我不可能拒绝救命恩人的好意。亚良是个大三学生,在一所名声很差的三本大学混文凭,住的宿舍也相当简陋,但他的床铺却简单干净,全然不似一般男生那样脏乱。床铺上方的墙上贴着一张马戏团的宣传海报:共用一个身体的双头姐妹,穿着欧洲宫廷服饰,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她们的长发,像真的一样,我忍不住伸出了手……亚良突然将一杯水递到我面前:“真是抱歉,这里........

  • 鬼楼里的女鬼

    鬼楼里的女鬼

    暗恋阿馨已经很久了,却不知该如何向她表白。眼看就要毕业了,没想到暑假前她来约我跟她一起留下来勤工俭学,就住在我隔壁。我原本盘算着想两人合租一间房,给自己创造一点机会,可她却说什么也不干,还说我很可能是只披着羊皮的狼,晕得我差点没当场背过气去。今天不知为啥,这么晚了她还没回?“我的妈呀!这鬼天气,热死我了!”正想着,阿馨已经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闯进我的房间,“牛虻,快给我弄杯凉开水,喉咙都快冒烟了!”我起身给她倒了一杯凉开水,又去打了一脸盆水,&ld........

  • <font color='1414FF'>半夜见到鬼室友</font>

    半夜见到鬼室友

    夜里,黄子兴被冻醒,伸手把踹开的毛巾毯盖好。可却听见哗啦啦流水的声音。起初黄子兴以为自己寝室的暖气又因为年久失修又坏了,心里直叫晦气。便准备起身,准备去看看。就在黄子兴准备下床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腿。黄子兴一吃痛用左腿狠狠地往下踹去,只听咔嚓咔嚓令人牙酸的声音,还有水流的声音。似乎那只手的主人感觉疼痛,便放开了手。黄子兴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骨头断了。仔细观察以后发现并无大碍,便好奇的想下看去……地上不知何时已经被水淹没,不知道为什么,黄子兴的直觉告诉他这水........

  • 同学的追悼会

    同学的追悼会

    今早起来接到了海路的电话,上学时我们就不是很能合得到一起的,他是满族人,据说还是个八旗子弟的后代,他的姓很长,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记住。听着电话里寒暄的声音,又看看时间,我急道:“海路,有什么你直接说成吗?我来不及上班了。”“哦!”电话那头应了一声,有些尴尬的开口:“那个,我爸后天早晨开追悼会,能麻烦你过来吗?”“啊?”我愣了一下,他爸开追悼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干嘛找我?也许是知道这样说有些唐突,海路忙解释........

  • 为最完美的艺术而死

    为最完美的艺术而死

    一、无法攀比的艺术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收拾好书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时,冉雅抓着我的衣袖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快看!死人了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的确,百货大楼的门口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周围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着白布,身下淌了很多的血。冉雅连忙掏出背包里的相机,冲着围观的人群冲了过去。看着她脸上惊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冉雅就是这样。看表面她和我们这些女生都一样,可怪就怪在她的性格........

  • <strong>午夜“可口的炒面”</strong>

    午夜“可口的炒面”

    在我们H市流传着一个“午夜炒面”的故事,据说有很多好奇的人模仿故事的情节,成为故事里的下一个主角。这些人刚开始看到“午夜炒面”的故事时,是不相信的,他们甚至充满讥笑,无知的模仿故事里的情节,但是,他们为自己的模仿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下面我带你进入“午夜炒面”的恐怖世界。(千万不要模仿,否则后果自负)“王哲,听说过我们H市的那个恐怖传说的没?”我的室友周名,此刻,他正吊儿郎当的躺在宿舍的床上,捧着本书向我........

  • <strong>恐怖惊心按摩店</strong>

    恐怖惊心按摩店

    H市的商业街,十分的繁华,错落有致的高楼大厦,沿着街道井然有序的排列着,街道两边的梧桐树随着夏日的烈阳,在马路上投下斑驳的黑影,一缕缕金色的阳光随着树叶的缝隙,婆娑的洒在我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用手指挡住脸,朝树上的声音源头看去,“知了、知了”鸟语蝉鸣声与街道上汽车喇叭声交织在了一起,惬意的在街道边的商店排着队,这家店的血糯米奶茶是我的最爱。“王一名,你一大早把我喊醒,说有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你买血糯米奶茶?”我的好友周浩,此刻正困意连连的跟我抱........

  • <font color='FF3E96'>藏在衣柜里的女鬼</font>

    藏在衣柜里的女鬼

    1、噩梦半夜,杨悦被一阵声音惊醒,翻了下身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躺了一个女人,她背对着自己,那个女人的身子动了动,缓缓地转过身,一张惨白的脸,血红的唇。杨悦的身子僵了僵,差点尖叫了出来,那个女人似乎发现了她的异样,她的唇边慢慢地勾起,突然张开了大嘴,红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边吐了出来,红的触目惊心,直到她的耳根。“啊…”杨悦内心的恐惧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悦悦,醒醒…”一个软软冰凉的手正在推着杨悦,杨悦醒了过来,她看了看周围........

  • 地下室被囚困的女人

    地下室被囚困的女人

    第一章 被囚困的女人阴雨绵绵,整个世界一片氤氲。黑云密布,把夏日的阳光全部给盖住了。忽而,一个炸雷在天上“噼啪”一响,炸出了一条光线。华恩云撑着伞走在路上,路面几欲被淹,水把他的裤脚都染湿了。天下的雨像是一颗颗掉落的子弹,打在雨伞上面,打出了巨大的声响。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自己家的别墅,那种在别墅角落的几大株玫瑰也在雨水的催着下凋残了,落了一地花瓣。华恩云推开门,把伞甩了甩,甩干了雨珠之后便放在了门口。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袋子,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吃的东西。他随手把袋子放在地上,........

  • <font color='FF6E0D'>寻仇的恶鬼</font>

    寻仇的恶鬼

    在我小的时候,听老人说过这样一件事,我们村里有姓路的人家,他们家有一个女儿,虽算不上天生丽质的大美女,但还是算得上是一位美女,只如果没有出这件事,她也能很幸福的生活下去,她也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路颖有个好朋友叫郭玲,她俩好的跟亲姐俩似的,渐渐的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路颖看着村里的这些跟自己同龄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不求上进的人,自己和父母永远都过不上好日子,所以一直都瞧不上他们,而好朋友郭玲从城里带回来一个男朋友叫陈昊焱,俩人的感情也很好。每天看着好朋友郭玲和她的男朋友陈昊焱卿卿我我,路颖心里........

  • <strong><font color='D716F5'>过年的饿死鬼</font></strong>

    过年的饿死鬼

    出租房里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年一度的春晚,而我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阵咕咕的叫声,无奈之下,从床上扒拉起来,翻出一袋速冻汤圆倒进锅子后就看起了电视。等了许久,电视中出现的新年倒数的钟声,看着里面人们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抽泣起来。哎,已经两年没有回家的我在外孤苦无依的飘荡着,看着这出租房内一片凄苦连个窗花都没有,哪儿去找什么年味。刚过十二点,一阵冷风冻得我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喷嚏。“乒乒乓乓”一阵锅碗瓢盆的碰撞声随着新年的钟声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循着这声响........

  • 惊惧婴唇,黑暗里的秘密

    惊惧婴唇,黑暗里的秘密

    古怪婚礼自从瘸了一条腿后,我很少再和朋友联系。有朋友打电话一起吃饭喝酒,我总是找借口推脱。但好友朱建伟要结婚,我却不能不去。朱建伟是我高中同学,虽然平时少有联系,但关系还算不错。在电话里,他说只邀请了几个朋友来见证,连家人都没请。我有些奇怪,像朱建伟这样的人,婚礼应该是大肆张扬、大操大办才对。他是省设计院最有名的建筑设计师,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开宝马跑车,住高档别墅,到国外旅行,头上一堆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能跟朱建伟结婚的,恐怕得是下凡的仙女吧?婚礼在一家小酒店,只订了两桌酒席,酒店墙上连个喜........

  • <font color='1414FF'>生死劫的推理故事</font>

    生死劫的推理故事

    一、破绽“有一种办法能迅速理清纠结!”“什么办法?”“一刀两断!”朱慎思手起刀落,木盒子啪嗒一声裂开,木盒中缓缓流出一股刺鼻的浆液。商慕云急忙拨开碎屑,只见木盒里盛着一小盆浆液,在浆液中有一张纸条。商慕云用刀尖将纸条挑出,纸条上的字若隐若现,是“八月七日”四个大字,后面还有一行字,但已经被浆液融化,无法辨清。商慕云懊恼道:“这木盒子是江湖中常见的把戏,木盒中密封有蜡醋,蜡醋下是纸条,只有用........

  • 失踪女子房内的异香

    失踪女子房内的异香

    一、失踪西河镇内开了一家香肆,名为暗香坊。暗香坊的店家是一位年至桃李、身姿曼妙的女子,名为秦玖。这老板娘不仅人美,手也灵巧,可调制出或馥郁或幽甜的香料。自从那暗香坊在镇上开张之后,西河镇已经失踪第三个豆蔻年华的女子了。原本安谧宁静的小镇笼上了一层迷雾,让人有些看不真切。晨色微曦,暗香坊的铺门被人敲得震天响。秦玖慵懒起身拉开铺门,就见身前站着的捕快红了脸。“你这浪荡女!”捕快急忙回过头,不敢看眼前衣衫不整的女子。秦玖捂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拉好了衣衫:“陆大人又有何........

  • <font color='D716F5'>窒息命案</font>

    窒息命案

    1.命案“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雅和杨辰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张雅推测,凶手很可能........

  • 双生子设下的迷阵

    双生子设下的迷阵

    第一章 美人如玉“把门锁上吧,最近这个城市不太平,老有东西被盗。”白青青一边锁门一边对自己的男友李华说道。李华点头:“听你的。”他和白青青是五个月前认识的,火速恋爱,火速同居。但是很不巧,他们恋爱的这段时间,是这个城市最不太平的时间。外面都在传言,这个城市出现了一个小偷,他偷了无数家,可却一直没有被抓住。所以晚上每个人都人心惶惶,只能把门紧紧的锁起来。忽而,李华看着白青青说道:“你说那小偷会不会来我们家?”“嘘。........

  • 菜刀中的小正太

    菜刀中的小正太

    一、菜刀小正太辛小白拿着新买的菜刀刚进屋,就被客厅里的男孩吓着了。男孩唇红齿白,八九岁的样子,穿着她的白衬衫,坐在高脚凳上,晃荡着两条细细白白的长腿,怀里还抱了一堆花花绿绿的零食袋子。辛小白退回门口确认了下,在确定没走错屋子后,举着菜刀就冲了回去:“小贼,你最好立刻滚出去,不然我可不是吃素的!”说完,她象征性地挥了挥菜刀,没想到刀锋割到了她白白胖胖的手,辛小白倒吸一口凉气,最近她也是大放血了,被她家那把破菜刀割到手五次不说,新买的菜刀也要来补一刀。没想到男孩看到她流血了,........

  • 撒谎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撒谎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可 疑嘀——3,嘀——2,嘀——1,“啊!”随着一声尖叫,苏禅从梦中醒了过来,他大口地喘着粗气,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眼睛瞪得浑圆。过了很长时间,苏禅的呼吸才渐渐平静下来,不过他脸上还是惊恐的表情,他仍然心有余悸。他已经连续好几天做同一个梦了。梦中,那个“嘀嘀嘀”的声音总是响起,每次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苏禅的脑中都会出现一串数字,并且是正在倒数着的数字,但是每次到&ldquo........

  • <font color='FF6E0D'>惊惧婴唇</font>

    惊惧婴唇

    古怪婚礼自从瘸了一条腿后,我很少再和朋友联系。有朋友打电话一起吃饭喝酒,我总是找借口推脱。但好友朱建伟要结婚,我却不能不去。朱建伟是我高中同学,虽然平时少有联系,但关系还算不错。在电话里,他说只邀请了几个朋友来见证,连家人都没请。我有些奇怪,像朱建伟这样的人,婚礼应该是大肆张扬、大操大办才对。他是省设计院最有名的建筑设计师,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开宝马跑车,住高档别墅,到国外旅行,头上一堆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能跟朱建伟结婚的,恐怕得是下凡的仙女吧?婚礼在一家小酒店,只订了两桌酒席,酒店墙上连个喜........

 102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92句子网

https://www.92129.net/

| QQ:1382203

Powered By 92句子网 滇ICP备2020008025号-1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广大网友的光临